• 怀念陈忠实先生

    先生享年73岁,想起老人那句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许亦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但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作家,先生已足够,他的白鹿原定会流芳百世,愿先生安息。先生就仿佛是他小说中的那只神鹿,轻盈的走过白鹿原,撒下绿色和希冀。塬上曾经有白鹿,人间从此无忠实!白鹿千古!先生千古!

    12 19-10-11
  • 怀念孙道临老师

    我从艺也有近六十年了,我越活越明白,干这一行的人不管时代和环境如何变化,倘若没有像道临老师那样的责任心和使命感,那样的坚持和执着,那样的无悔无怨的一次又一次出击,是难有作为的。上影的老艺术家们如孙道临者大有人在,我们这代人有幸生活、工作在他们的身边,受了他们的熏陶,总算也作出过一些成绩,但与他们相比,无论在各方面都还差得很远,因此,也难以对我们的下一代有多少帮助和影响,这是当我也被人称作“老艺术家”时深感的最大失责、羞愧和遗憾……在纪念道临老师逝世十周年之际,我衷心希望他的从艺精神能一代代传承下去!

    24 19-10-10
  • 怀念方闻教授

    艺术史界,没人不知道方闻教授,我们怀念他。作为晚辈,其实我与先生并没有太多的交往。白谦慎教授以及其他从普林斯顿-耶鲁系统出来的同事,对他的成就与学养会有完整、清晰的总结和评价。我能怀念的实际上是跟我自己暗自默存在心的一个希望有关,现在觉得永远失去了一块,空落而寂寞,接续悲凉。

    15 19-10-09
  • 怀念李昌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之初,高层出现了一些敢于提出不同意见,敢为天下先的志士仁人,在历史的进程中起到了特殊的破冰作用。李昌就是其中的一位。古人云:众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由于当代中国的政治生态,高级干部中李昌这样的谔谔之士是不多见的,却是我最尊敬和怀念的。

    19 19-10-08
  • 怀念李春光

    李春光虽然只是一个青年教师,但影响很大。1975年夏天,他曾就电影《创业》问题贴过一张批判于会咏的大字报,引起过毛泽东、邓小平的关注。打倒四人帮以后,他为朝野刮目相看。当选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他率先提出恢复《国歌》田汉原词的意见。他还说,《社会主义好》这首歌的背景是“反右派”,其特定的历史印记是改不掉的,艺术上也不高明,词、曲都显得空洞、粗糙。电视台天天播放,源自耀邦提倡。我们应该把这些情况告诉他,以期有所改变。当时担任中宣部长的胡耀邦接受了他的意见。

    15 19-10-07
  • 怀念恩师——范敬宜

    算来,认识范老师已20余年了。当年考研究生时,本来想投考复旦新闻系。从招生简章上获悉武汉大学樊凡教授和经济日报总编辑范敬宜合招研究生,我大喜过望——那时候,经济日报正办得风生水起,在新闻界颇有些马首是瞻的味道。而当家人范敬宜,更是新闻学子们心中的偶像。

    22 19-09-29
  • 忆恩师林墨根

    林墨根老师,六十余年致力于太极拳的研究和传播工作,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特点,一生桃李满天下。他为中国传统武术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33 19-09-28
  • 吴山:怀念我的老师林应强教授

    2017年3月2日是一个悲伤的日子,我敬爱的老师林应强不幸逝世。林老师是精武门霍元甲第三代真传弟子,悬壶济世四十载,把中医的推拿手法与精武门的跌打理疗手法揉合在一起,融会贯通,自成一派,济世救人,妙手回春,誉满海内外。可惜天不假年,林老师还来不及安度晚年就撒手西归,令人唏嘘不已。从此国家失去一位正骨专家,推拿界失去一位领军人物,老百姓失去一位好大夫。回想起他老人家以前对我的谆谆教诲,我悲痛欲绝,难以用言语表达。

    27 19-09-26
首页    追忆    师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