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花:带父上班近十载

首页    慈孝典范    子孝典范    葛红花:带父上班近十载

葛红花

 

个人简介:

 

葛红花,女,1988年3月生,安徽省蒙城县岳坊镇冯庙村村民,蒙城县附小联盟教师。

 

事迹简介:

 

1988年,出生没几天的葛红花,被送给一对四十多岁靠乞讨为生的光棍兄弟领养。为了呵护葛红花成长,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庭,两位“父亲”勒紧腰带,什么苦活累活都干。他们靠打零工、“讨喜钱”供葛红花上学生活。在困难的家庭环境中,葛红花渐渐长大,她刻苦学习,大学毕业以后成为了一名教师。

 

对给了她生命的两位老人,葛红花知恩图报。为照顾生病的一对养父,葛红花选择了离家最近的一所村小。从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天起,葛红花就开始了回报之旅,对体弱多病的两位老人不离不弃,竭力奉养,其金子般的心灵折射出令人动容的孝义之美。先后获评“亳州十大新闻人物”、安徽省“最美家庭”“安徽好人”、全国“最美家庭”等称号。

 

喜得女婴 老哥俩乐开了花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蒙城县岳坊镇冯庙村两间破旧不堪的土房里,因为过度贫困,还带着一位年迈的老父亲,葛保田兄弟俩都没娶到媳妇。老来无子,日子有些难熬。


  然而一个女婴的到来,让这个家顿时热闹起来。当时一位村民说,他们村有户人家生了个女儿,因家贫养不起,问葛保田兄弟俩要不要。“当时觉得人家逗自己呢,但心里确实也想要个孩子,一来家里可以热闹一些,二来老的时候可以有人端茶倒水。”葛保田笑着说。


  后来,那位村民真的将刚几个月大的女婴抱给老哥俩时,他们又惊又喜,或许他们当时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孩会让他们倾注一辈子的心血。


  带走学费 拿回一张张奖状


  “家里有6亩地,哥哥身体不好,就留在家照看闺女,我干地里的活。”葛保田说,当年日子过得很苦,但奶粉却要5元钱一袋,为了挣奶粉钱,“什么苦力都干过,最赚钱的活是给拖拉机装土,装一车挣3块钱,有一天我一口气装了10车。”


  后来,葛红花慢慢长大了,懂事了。他管葛保田叫爸爸,葛保尧叫大伯。“上学后,我开始知道家里条件不好,更加努力学习。”葛红花说,爸爸为了给她凑学费,开始外出“讨喜钱”。村庄附近只要有办红白事的,葛保田就到那家门口放一挂鞭炮,人家一高兴就给点喜钱,有多有少,有时会是几支香烟。一个春节,葛保田从来没停歇地跑着,为了给女儿挣弥足珍贵的生活费。


  葛红花深知自己读书的钱来之不易,因此每学期都往家拿奖状,这让老哥俩更有盼头了。后来,当地政府分别给葛保田兄弟俩办了五保和低保,葛红花说,父亲挣的多少钱都用来供她上学了,父亲有多少血,也都为她流干了。


  爸爸病重 女儿该长大了


  在亳州师专读大二那年,葛红花给爸爸打电话,听到电话那头声音不对,而爸爸只说自己感冒了。“我跟他们生活了20多年,我知道他在骗我。”葛红花当时正在班里背书,冷静之后,她立刻收拾东西坐上了回家的车。


  医生当时诊断葛保田患脑血栓和脑梗塞,躺在床上已不能动弹,而其兄葛保尧因为智商低于常人,且多病,无法照顾他。葛红花流着眼泪伺候了爸爸几天。“那几天压力很大,学校里就快考试了,事关学业;爸爸患了重病,急需人照顾。”但葛红花最终还是决定:去上学,把爸爸交给敬老院的其他老人照顾。


  “我该长大了,该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因此我必须有长远的打算,既然选择了去上学,就一定要学好。”葛红花在那一年获得了国家级奖学金5000元,他用奖金给两位老人买了一台他们梦寐以求的电视机。


  成为教师 带着养父去上班


  2012年毕业后,葛红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蒙城县的教师。为了节约开支和照顾身体不好的两位父亲,葛红花选择了马集镇田桥村里一个偏僻的小学,并把老人接到村小一起生活。


  第一个月,葛红花拿了1500元工资,葛红花给两位老人每人买了一件100多块的衣服。在葛红花眼里,一定要让老人穿暖和,但是她也会权衡生活的开支。父亲和大伯年事已高,挣钱贴补家庭开销的担子就落在了葛红花一个人身上。平时除了上课教书,葛红花还会利用假期和双休日时间,到县城做兼职。


  2015年,葛红花因教学突出,被调到蒙城县附小联盟学校任职。她申请了公租房,将两位父亲接到自己身边悉心照顾。用葛红花的话说,离开一点,放心不下。


  父亲卧床三年,她不离不弃的照顾


  葛红花带着父亲大伯来到蒙城上班的第二年,葛保田脑梗加重,严重脑萎缩。葛红花就自学护理,悉心照顾父亲。2018年,葛保田脚部、肺部感染,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周。一支进口药750元,一天就需要两支。每天的外用药、人血蛋白、营养液等昂贵的医药费让葛红花快撑不下去,很多人都劝葛红花放弃,可是她做不到,她觉得有希望就应该治。葛红花四处借钱,坚持治疗。幸运的是,葛保田挺了过来,一个月后,他慢慢好转,也能正常吃饭了。


  “我大伯不经常出去,经常在家待着,有时我会给他开玩笑,经常性地就这样。有时候看他年纪大了,有时候丢三落四,穿袜子有时穿一只,看着就让他穿。”在父亲和大伯眼里葛红花是个听话的孩子,谈到父亲和大伯,葛红花则用“单纯”“善良”这样的词语来概括。在葛红花的心中,父亲在,家在。哪怕父亲不认识她,不会喊她的名字,可是只要回到家,父亲还在家里躺着,呼吸着,还能吃她给他买的水果,还能偶尔对着她笑一下,她就觉得什么难,她都会克服。


  她的眼神就像30年前葛保田兄弟俩初见那个女婴时咧开的嘴角,宠溺而幸福。

2019年8月12日 13:50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