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敏:父亲的遗产

首页    追忆    亲人    傅敏:父亲的遗产

1

傅雷(1908年4月7日-1966年9月3日)

 

父亲留下的最大财富,就是他所代表的傅雷精神吧。

我觉得傅雷精神就是三条:第一条是对祖国无限的热爱与忠诚;第二条是对文化事业的认真和执著;第三条对朋友的忠诚与坦荡。核心就是“赤子之心”,用一个字来概括的话,就是“真”!

在他的一生中,都可以看到他的这颗“真”心;无论对国家、对事业、对朋友,都是那么透明,那么认真、那么坦荡,没有一点杂质,比象牙还要洁白。我们看“家书”的时候,会觉得他说的许多话、许多道理,是那么真诚,完全出自内心,出自那颗赤子之心,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一点虚情假意,没有一点矫揉造作。

每一次看家书,都会令人有新的感受。比如,1961年7月7日父亲给傅聪的信里谈到了《梅纽因传记》——梅纽因是已故世界著名提琴家、音乐教育家,是个犹太人,他父母对他教育也非常严厉,花了不少心血。我父亲对梅纽因父母对子女的全面教育“可敬可佩”,可是归根结蒂,他认为梅纽因的母亲“始终没有弄清楚教育的目的,只笼笼统统说要儿女做一个好人,……她从未认识人的伟大在于帮助别人,人受要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和积聚更大能力量去帮助别人,而不绝对不是盲目的自我扩张。”

这让我想起汶川地震时的一个例子。唐山地震时有一个叫张祥青的孤儿,现在长大了,是个钢铁大王,有了钱了,汶川地震一开始他就捐了一千万,他跟会计说:“八级地震意味着什么,你们不清楚,我清楚。”后来他一共捐了一亿一千万。我觉得张祥青这个人,就懂得人的伟大在什么地方。这是正面的例子。反面的例子多极了:你看有多少贪官,多少大款,成了阶下囚。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懂得人的伟大在哪里。他们就是那么自私、唯利是图,只看到鼻子底下那点钱。

我们不是要创造一个和谐社会吗!怎么才能真正实现和谐社会?空喊口号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傅雷这样的精神,用傅雷精神去教育下一代,让每个人都有这么一颗赤子之心,和谐社会才有可能实现,否则就是空话!

 

2

傅雷与傅敏在寓所小花园(1961年)

 

很多人都认为傅雷也是一位教育家。为什么呢?我想不仅仅是因为他培养出了两个好儿子,更重要的是,父亲有许多至今看来颇有深刻意义的教育观。

1956年11月19日父亲应《中国青年》杂志之邀请写了《傅聪的成长》一文,然而当年却遭到了封杀,理由是文章“没有突出党的领导”。当年约稿的记者盛禹九先生曾回忆道:“傅聪1955年得奖以前已脱颖而出;在他童年到青少年成才的道路上,主要靠的是家庭的精心培育、个人的天赋和努力,以及名师指导有方,与‘党的领导’并没有多少直接联系。不顾客观事实,硬要按照‘宣传八股’行事——‘突出党的领导’,这不是我组稿的初衷,也违背了新闻写作的基本准则。”(《书屋》杂志2008年第十期)于是文章就退了回去。最后于1957年4月发表于《新观察》第八期,以后各书刊引用的均是这个版本。后来编《傅雷全集》时我偶尔对照手稿,发现文章删去了一大段,现抄录于后:

现在先谈谈我对教育的几个基本观念:

第一,把人格教育看做主要,把知识与技术的传授当做次要。童年时代与少年时代的教育重点,应当在伦理与道德方面,不能允许任何一桩生活琐事违反理性和最广泛的做人之道;一切都以明辨是非,坚持真理,拥护正义,爱憎分明,守公德,守纪律,诚实不欺,质朴无华,勤劳耐苦为原则。

第二,把艺术教育只当做全面教育的一部份。让孩子学艺术,并不一定要他成为艺术家。尽管傅聪很早学钢琴,我却始终准备他改弦易辙,按照发展情况而随时改行的。

第三,即以音乐教育而论,也决不能仅仅培养音乐一门,正如学画的不能单注意绘画,学雕塑学戏剧的不能只注意雕塑与戏剧一样,需要以全面的文学艺术修养为基础。

这是父亲关于教育的几个基本观念。可看出以“人格”为主,是我父亲贯穿始终的教育思想,实际上就是今天所倡导的“素质教育”。

 

3

傅聪与父亲在研谈诗词(1956年夏)

另外,从父亲给朋友的信中,就子女教育问题所谈的观点可以得到印证。

“教育当以人格为主,知识其次。孩子品德高尚,为人正直;学问欠缺一些没有关系。”

“民族观念是立身处世的根本,只有真正的民族主义者才是真有骨气的人,而不是狭隘的国家主义者或沙文主义者,也不会变做盲目崇外主义者。只有真正懂得,而且能欣赏,热爱本国传统的道德、人生观、文化、艺术的特点,才能真正吸收外来文化的精华,而弃其糟粕。”

“求学的目的应该是‘化’,而不是死吞知识,变成字典或书架。我最讨厌有些专家,除了他本身学科以外,一窍不通,更谈不到阔大的胸襟,高远的理想。也有科学家在实际生活中毫不科学;也有文学家艺术家骨子里俗不可耐。这都是读书不化,知识是知识,我是我,两不相关之故。”

“求知主要是认识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客观世界包括上下古今的历史和千百年人类累积下来的经验,以及物质的空间;主观世界是指自我的精神领域和内心活动。这两种认识的基础在于养成一个客观冷静的头脑、严密的逻辑、敏锐的感觉和正确的判断。”

“估量一个人,我从来不用名利做标尺的。名利是副产品,清清白白做人才是主要目标,舍本逐末,结果恐怕反而两头落空。”

我想,在“傅雷家书”中,贯穿的就是我父亲的这些教育理念。

最后我想以这么几句话作为结束:傅雷是一个具有一颗高尚赤子之心的绝对纯真的人。文学家可以在他身上感受到纯真的情怀;艺术家可以在他身上汲取音乐和美术的养料;教育家可以在他身上得到深刻教育理念的启示;哲学家可以在他身上获取深邃的哲理和思想;历史学家可以在他身上认识一代知识分子震撼人心的灵魂。而他“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最终悲壮地走完了五十八个春秋的人生。这就是傅雷。(傅敏2008年傅雷诞辰百年的演讲

2019年8月12日 15:39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