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洪学智

首页    追忆    亲人    我的父亲——洪学智

1

 

他是一位传奇的全职的革命军人,是一个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是一个深深爱着家乡,爱着人民的老人。

2006年,这位94岁高龄的现役军人离开了人世,他的一生非常传奇,曾经在1955年和1988年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他戎马一生,同时又是中国军队在和平时期后勤工作的开拓者。他就是从安徽金寨走出去的洪学智上将。

16岁就出来转战大江南北,但他一辈子都保持着金寨口音,对故乡充满着感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传奇?本版,我们就跟随洪学智将军之子洪虎的讲述来一起分享他父亲的往事。

 

荣誉:一生两次授衔

一生两次被授上将,这是父亲的一个殊荣。和两次授上将相对应的是两次任总后勤部部长,授予上将中间是隔了33年,再任总后部长中间隔了21年。1988年,他再次被授为上将。1989年随着中国党政代表团他到朝鲜去访问时,金日成就曾问他,以前你就已是上将了,怎么还给你授上将呢?父亲笑着说这是中国特色,一笑就过去了。平常他从来不会谈到自己什么,他并不认为说两授上将就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职务头衔等在他眼里并不重要,他更看重的是他有了一个工作岗位,他怎么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发挥自己的作用。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军人,在前线作战任务很忙,经常顾不上家;再有就是他很严厉,对我们的错误批评的很严厉。父亲这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做事要抱定一种信念,然后坚韧不拔的奋斗,去实现它。

 

传奇:两救彭德怀

抗美援朝的时候父亲才37岁,是志愿军的副司令员,分管特种兵、后勤和司令部工作,特别还要负责彭总司令的安全。结果那期间,他就以自己的心细如发而两次救过彭总的命。

1950年的11月25日,志愿军司令部设在大豫洞,由于前一天的晚上看到敌机活动很频繁,洪学智就议定第二天一早要早点吃饭,然后早点进防空洞,以防敌机来袭。当时动员彭总进防空洞,彭总不愿去,还说,“你们谁怕死谁去。”于是,我父亲就把彭总最爱看的作战地图从他房间摘到防空洞里去了,然后又去劝他说那边人都在等他去开会,这样才连推带拽的就把他给架过去了。结果架过去没多久,彭总的办公室就遭到敌机的轰炸,那个房子整个全部烧掉了。后来,彭总就特别对父亲说:“要不是你,我这条命休矣!”

第二次是1951年的4月份,这个时候志愿军司令部迁到了空司洞,那边有许多矿洞,但阴暗潮湿,彭总不愿意住,就找了一间房子,在这个房子旁边依山给他挖一个很浅的防空洞,就说一有情况赶快就出来钻到那儿。后来我父亲一看,这个防空洞太浅,前面又没有掩体保护,飞机扫射和投火箭弹都容易打进洞里,很不安全。便立刻部署在洞前用沙袋子垒一个掩体。第二天早晨飞机来了,彭总那边果然遭到了扫射,新做的掩体上面被打了70多个弹孔。要不是采取那个措施,彭总就很危险了。这些事他当年从来没有说过,只是后来在写《抗美援朝战争回忆录》的时候提起来的。

 

智慧:善动脑筋,心细如发

两救彭德怀显示了父亲工作中的心细和智慧。他一生经历的工作面比较广,可以说政治工作、军事工作、后勤工作、装备工作、教育工作他都干过,另外还当过广东军区的海军司令员,当过东北地区的铁道司令,他每接触一件新的工作,他都是动脑筋研究这个工作的规律,然后总是能够有创造性的开展这个工作,打开局面。比如说在红军长征过程中,部队俘虏了很多敌人,缴获了很多武器,但是红军战士人少,这些武器都是国民党兵自己在那背着,后来他一看觉得很不安全,最后怎么办呢?就把枪上的大栓都卸下来,由红军战士背着,武器、弹药还都让他们国民党兵背着,这样就安全得多了。

在东北一次作战的时候,俘获了许多国民党的部队,但是当时的武器仍然由他们带着,也不是太安全,于是,父亲就利用一次吃饭的机会,让俘虏们到屋子里头吃饭,将枪放到外面,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将他们的枪给收走了。

父亲还非常幽默,三十年之后,他访问美国的时候,再次谈到朝鲜战争,当时,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司令莱昂斯问他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又是如何建立了钢铁般的运输线?父亲回答说:“我是你们美国空军学院毕业的。”这话让他们好半天才明白过来。

 

功绩:现代后勤保障的开拓者

我军的现代后勤工作,实际上是从抗美援朝时候就开始的。因为抗美援朝是一场真正的现代化的战争,后勤补给和在国内的供应方式、保障方式有了很大的变化。后勤从原来的保障供给上升到战斗的层面,成为战斗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洪学智被称为我军现代后勤保障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抗美援朝,促使了后勤保障方式的转变,后勤的作用的转变,这实际上是奠定了我军现代后勤工作的一个基础,就是开创时期。回国以后,1954年父亲到总后勤部担任副部长,1956年担任部长,这期间是我们国家国防建设正规化、革命化、制度化的一个很重要的时期,实际上是奠基期。1980年,父亲从国务院国防公办主任的位置上又回到总后担任部长,这个时候适应改革开放新时期的需要,在这个期间,他为现代后勤工作的开拓做了很多工作,可以说是现代后勤的开创、奠基和开拓者。

 

情感:闪电成婚,70年厮守

 

2

 

1936年5月底,部队在沾化的一个地方开机关会议,我母亲当时是女兵班的,就是供给部女兵班的班长,是为部队做枪带子、子弹带、手榴弹带、被服等物资的,她是随军走的,带着机器,边走边歌。结果在唱歌过程中,被我父亲听到了,就问这是哪个?这样才知道了我母亲。

然后,军长王宏坤的夫人就出面给介绍,31号他们去做工作,然后我父亲就跟我母亲见了一面,结果6月1日就举行了结婚仪式,当时也很简单,吃点面条什么就算是定了。从此以后,他们相守70年,直到2006年11月份父亲去世。

那个年代,条件特别艰苦,很多时候都是聚少离多,爱情远没有那么多的浪漫,能够风风雨雨70年一起走过来,是很不容易的。在这个过程中,我父亲也经历了种种大起大落,但他们始终不离不弃。

 

性格:乐观开朗,律己爱人

父亲16岁就参加了革命,他很爱护手下的士兵。在过雪山的时候,有六个战士冻僵了,当时就有人主张就把他们埋在雪山顶上,父亲说这个不行,他们参加革命很不容易,不能对不住他们,雪埋不住尸体,一定要把他们抬下去,然后在山底下埋掉,结果在抬下去的过程中,他们找到一个磨房,便在磨房里头煮青稞,生起火来,竟然发现其中有一个人能活动了,缓了过来,于是大家就赶紧采取措施救人,结果六个人里头有五个都救活了,这很好地体现了他那种战友深情吧!

在和平时期,父亲很关注老百姓的生活。有一次,他从报道上看到革命老区的子弟上学很困难,就在家里讨论决定,要支持一部分困难的学生,后来就跟北大协商,然后确定了8个学生,支持他们上学,弟兄姐妹各分担几个。但这事他从来不让宣传,直到他去世以后,有一个受到资助的学生专门从英国赶回来参加他的追悼会,这才被大家知道。

父亲对别人爱护有加,对自己的孩子却从不以权谋私。在洪虎的成长过程中,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父亲对他没有多加干涉,更没有为他找到组织提出什么要求。洪虎从北京工业学院毕业以后,先被分配到吉林省计划公司工作了两年,然后支援三县建设被调到青海去,在青海工作了13年,才调回到化工部工作。后来他去吉林当省长时,父亲也是在这个决定宣布了之后才知道的。临走前,他还反复告诫洪虎,要把省情吃透,从吉林省的实际情况出发,做好工作。

父亲的爱好很多,比如下象棋,打扑克,种花养草什么的,还喜欢体育运动,一般的比赛他也不看,他愿意看中国人跟外国人比赛,还老希望中国人赢,所以他特别爱看女排。他有时候高兴了,他自己还下厨去炒个菜表示庆贺。

 

晚年:关心国事思念故乡

父亲晚年依旧很关注国家的发展,看新闻联播、听广播、读报纸,就像是他每天必修课一样,甚至在病床上都不能讲话了,还让工作人员给他读那个《参考消息》。

2006年11月20号,洪学智将军逝世,享年94岁。去世前几乎两年的时间,他都是靠呼吸机在维持,不能够说话,但是他的意识很清醒,通过黑板书写来进行交流。但是他在还能够说话的期间,经常给我们讲到三件事情,一个就是病好了以后,还希望回家乡去看一看。第二个呢,就是病好了还准备到吉林去,因为他在吉林工作生活过17年,对那儿也有着很深厚的感情。第三个,现在回忆起来,实际上也是批评洪虎在吉林省当了几年省长,没有建成四平战役纪念馆,省长当得不称职!(现在已经建成了,算是对父亲的告慰吧!)现在,父亲的部分骨灰已送回到金寨的烈士陵园,成全了他生前的愿望。而金寨革命博物馆里,也特别辟建了父亲的个人展室,宣传他的那种革命精神。(洪学智将军纪念馆)

2019年8月12日 16:58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