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萍:无偿捐肝—让美丽的生命延续

首页    十大慈孝人物    前三届十大慈孝故事    林萍:无偿捐肝—让美丽的生命延续

林萍

林萍,女, 43岁,浙江省宁波镇海人,太平洋寿险宁波镇海支公司员工。林萍割掉了自己的胆囊,捐献了48%的肝脏给一位8岁的小女孩,她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之前也从来没见过面。一波三折的捐献过程体现了一个妈妈慈爱胸怀。

跨过血缘关系捐肝脏 却“踩”到了法律地雷

4月10日,宁波镇海区骆驼街道团桥村8岁女孩徐洁患上一种名为“肝痘状核变性”的病,这种怪病是100万分之一的发病概率,连医院里都没有药,如果不到上海去进行肝脏移植手术,生命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
同村的林萍,是太平洋寿险宁波镇海支

公司的一位业务主管,一向心地善良、待人热情,得知这个消息后,就跟村里徐洁的大姨妈去医院看小徐洁,没想到,这一看,让林萍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了。当时,她在小孩子的病床前,抹着泪说,看着这么小的孩子,这么懂事,如果阿姨身上的肝能给你割一点,就好了。

林萍没想到,就因为自己随口说说的这句话,却鼓起了孩子父母的勇气。他们带着徐洁到上海市瑞金医院去给女儿配对。但是,家里没有一个和徐洁配得上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肝源,而且这种机会也很渺茫。正在绝望中,林萍知道了,就自告奋勇地说,她也是O型血,可以去试试。原先她想,不管自己能否配对成功,至少能给徐家一些希望,或许在这段时间里,刚好能等到肝源呢!

4月23日,林萍瞒着家人去上海做血型配对,结果竟然配型成功。这种中500万大奖的概率,偏偏让林萍碰到了,仿佛是命中注定。既然如此,林萍也不退缩了,说出去的话,就应该兑现。

当林萍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家人的时候,没有一个不反对的,掀起了一场不小的家庭风波。最后,林萍还是一意孤行要兑现自己的承诺,不能把徐家刚刚拥有的希望,给无情地掐掉。

林萍没想到,自己这样做竟然是违法的。医院原来以为她是小孩子家的亲人,一直到配对成功要准备手术了,签字时才知道,林萍和小孩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根据《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定,人体活体捐献,必须自愿无偿,而且捐献者和受捐者要有血缘关系,否则是违法的。

不放弃不抛弃 寻找亲戚关系跨过法律门槛

出现这种情况让徐家很绝望,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律师朋友打电话给林萍,在电话里,林萍诉了一通苦,说自己想做点好事也做不成。一问原由,朋友就在电话里骂她,劝她不要做这样的傻事。

从上海回宁波的火车上,林萍突然想起来,朋友不是律师吗,这违法不违法的事,问问不就知道了。结果,善意的朋友想阻止她,于是就说,这种事,法律明文规定,没有一点选择余地。你要么放弃,反正现在是法律不允许,又不是你后悔不给了,谁也怪不了你;要么,你去做法律不允许的事,尽管没有人会来追究你,但这是违法的,不但是你犯了法,连接受你捐献的小女孩,还有医院也是犯了法。当然,医院也不会给你做的。

真的没有一点希望吗?林萍不相信,也想不通,为什么在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一一配对都没有成功的时候,也不允许外人伸出无偿的捐献之手?难道就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小孩在痛苦和绝望中,离开亲人?

林萍决心很大,不想放弃,她既要捐肝,又要让自己不违法。她上网查了查,是有这个规定,《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十条说:“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但是规定后面,还有这样一句话:“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朋友看林萍不到黄河不死心,就告诉她,这是法律最后的通道,就是找到生活经济上比你家差的,你想无偿帮助他们的亲戚关系。林萍一听,就笑了,她说,同一个村的,难道还找不出点亲情关系,回家去找。

这一找,结果还真从丈夫那边找到了关系,她婆婆和徐洁的外婆是表姐妹。把这个结果告诉医院,医院说,只要她能到公证处证明这种关系,再签一份无偿捐献的声明就可以了。

林萍到镇海区公证处,去办理公证书,又遇到了麻烦,公证处还从来没办理过这样的公证,最后,在请示主管部门后,考虑到挽救生命的特殊性,就特事特办。为此,林萍和徐家跑派出所,把祖上的关系全找出来,最后,公证处给予证明,林萍的婆婆和徐洁的外婆是表姐妹的关系。

为了走这条合法的渠道,林萍花了四天时间。

5月5日,林萍躺在了手术台上,把自己48%的肝捐献给了小徐洁。

生命第一 怎么说都会捐

6月25日,来到了林萍的家里——镇海区骆驼街道团桥村。

43岁的林萍看上去恢复得还好,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5月19日从上海医院回来,林萍已经接待了很多批媒体记者的采访,她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没做什么,没什么好写的。

当我们提起万一这次没找到合法的途径,你还会去捐吗?

林萍抬着头,想了一会,说:“我没想这个问题,当时只想自己要救徐洁。”

林萍说,在捐肝之前,知道的不多,只是隐隐约约地觉得肝给人家一点,自己会长回来的。她考虑最多的,是那个特别懂事和可爱的小徐洁让她看了实在心疼,自己这样做可以帮到那个小女孩,这是她最开心的。别的什么也不知道,也没考虑过,就连胆囊也要割掉这样的事,也是在做手术前医生让她签字的时候,才知道的,当时把她都吓住了。

“不过,现在让我选择的话,我还是把生命放在第一位,不管怎么样,我也会给小女孩捐的。”不光林萍这样说,连坐在边上沙发里的婆婆,也插进来说,当然是小孩的性命重要。林萍冷静的态度出乎我们的意料。她说,自己可以把捐献和因违法承担法律责任分开来处理,这是两码事。

众人眼中的林萍

丈夫王海文说,妻子有情有义,言出必行,是个不折不扣的热心肠。在他的朋友圈里,妻子的口碑是有名的,因此他常常感到面子十足。

他告诉我们这样一件事,前几年一个朋友一时失足,吸上了毒品。从戒毒所出来后,想换一个环境,他就把朋友接到家里。这一住,便是4个多月。朋友毒瘾发作时,常把家里的床单撕破,碗碟打碎。妻子不仅没有一句埋怨、责怪的话,还为他精心安排饭菜,经常陪他聊天、谈心,在精神上鼓励他戒除毒瘾。

这次捐肝,王海文说妻子的个性他太清楚了,即便有“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所以,看自己的反对起不了作用,在关键的时候,就支持她。

做手术前一天,妻子听医生说是要割掉胆囊,被吓哭了,打电话给他,说是手术中的一些情况要比原先想象的复杂,手术后半年内不能做任何剧烈运动,不能从事体力劳动,需要静养……王海文表现得很男人,说“如果你决定不做,谁也不会怪你,要做,那你放心,我会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的,你就是在家不工作,我也养着你。”王海文说,没想到害怕过后,妻子还是勇敢地走上手术台,傻傻地坚持下来,兑现对徐家的承诺。

在婆婆毛水娟眼中,天生善良的儿媳妇就是个大好人。林萍家所在的团桥村外来人口多,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经常在林萍家附近玩耍,有时难免惹点小麻烦。“我责备他们几句,林萍听到后总是劝说,孩子一样可爱,他们更需要爱护。”“有一天,我对媳妇说,你的衣服怎么又穿在别人身上了,这么漂亮的衣服我也可以穿啊。林萍没吱声。晚上她微笑着给了我一双崭新的皮鞋。”事后婆婆才知道,这是她花了400多元钱新买的。

去上海手术前,婆婆发现媳妇把家里的衣服、被子全翻出来洗了一遍,当时她就很纳闷。后来才知道,手术后起码要半年时间才能恢复,原来林萍事先把能做的家务做好。

在父母眼中,长女就是家中的顶梁柱。林萍妈妈说,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林萍的两个弟弟没有固定工作,30多岁才成家,婚事都是林萍一手操办的。家里用的彩电、家具都是林萍孝敬父母的。这个家全靠林萍撑着。

父亲林裕明没想到女儿这次胆子这么大,居然背着他们去上海捐肝救人。他和老伴除了心疼,只能这样安慰女儿:答应别人的事,就应该想方设法办好,你这次就做得很好!不过,千万不要有下次了。

在女儿王林眼里,妈妈是个大忙人。她从小在外婆家长大,直到7岁上学,才回到爸妈身边。因为工作忙,林萍从没像其他父母那样接送王林上学、放学,即使是刮风下雨,王林也是独自来往。其实,王林一点没有记恨妈妈。听说母亲要去捐肝,王林是家中最急的一个。但是,当妈妈真的做了捐肝手术之后,王林又是最牵挂的。

5月10日母亲节那天,王林在学校主动给妈妈打来了一个深情的电话。原来以为骗了女儿会生气不理自己,没想到,女儿主动给她打电话,听到女儿在电话里的这一声问候,林萍哭了。她相信女儿一定会理解她的举动。回到林萍的面前,当问到她女儿时,一直微笑着的林萍突然泪流满面,哽咽着说:“我亏欠最多的,是我的女儿。”

林萍一家,在经历了激烈的矛盾和冲突后,并没有破坏原有的家庭关系,反而家人的感情更加亲密和深厚了。
如今林萍被人称为“无胆”英雄,不过她的开朗,做事情的方式,对生活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她以一个坚决的决定挽救了一个幼小的生命,她以慈爱的心肠赢得了社会的赞誉,她这种对待生活、对待生命的态度正是我们每一个人去效仿的,愿林萍的爱能在我们每一个人中间延续。

慈孝心语::“我和徐洁都是O型血,让我去医院配对试试看吧。”就是这句话,看着特别懂事和可爱的小徐洁实在心疼,自己这样做可以帮到那个小女孩,这是最开心的。

 

2019年8月14日 10:57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