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仁锋:继父爱滔滔

首页    十大慈孝人物    前三届十大慈孝故事    唐仁锋:继父爱滔滔

唐仁锋

 

“乖女儿,再往前走一步!”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每天鼓励刚从植物人状态走出来的女孩蹒跚学步的声音,这是静静的渭河边一道最美丽的风景,一个继父就这样领着曾以为必死的女儿一步步走向了春天。两起车祸接踵而至,为救妻女绝境抗争。

2009年7月3日深夜11点50分,20岁的李甜和男友张杨在陕西宝鸡市滨河路遭遇车祸,两人被撞出几米开外,昏迷不醒。李甜和张杨被送到解放军第三医院,经医生检查,两人胸肋骨被撞断,双腿骨折,内脏出血,头部为特重型颅脑损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远在山东淄博市的李甜母亲李秀萍接到电话后,立即连夜和丈夫唐仁锋踏上回陕西的列车。一路上,李秀萍不吃不喝,流着泪自责:“不该把甜甜一个人留在宝鸡啊!”唐仁锋一边安慰妻子,一边给所有亲戚朋友发了同样的一条短信:“救甜甜急需用钱,有多少请准备多少,我借的我还!”

时年47岁的唐仁锋与李秀萍是半路夫妻,李甜是李秀萍与前夫王智所生的独女。1997年,离婚6年的李秀萍将8岁的李甜寄养在宝鸡市表姐家里,自己去淄博打工赚钱供女儿读书。在这里,她结识了某港资公司董事长助理唐仁锋。

唐仁锋是辽宁抚顺市人,1996年离异后,女儿随前妻在抚顺生活。两个有着相同经历的人,渐渐在工作中产生了感情。2007年,两人在宝鸡领了结婚证。李秀萍想说服女儿去山东生活,可甜甜十分倔犟,拒绝去山东。对唐仁锋的出现,李甜不置可否。但离开宝鸡时,唐仁锋从李甜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失望。这眼神总让他想起自己的女儿,心中的愧意越来越深。

唐仁锋知道李甜酷爱葫芦丝,特意去云南西双版纳寻得一支特别好的紫竹葫芦丝,送给李甜作为侣岁的生日礼物,但李甜还是无动于衷。

当夫妇俩马不停蹄地从西安赶到宝鸡市解放军第三医院时,已是次日凌晨3点了。此时,李甜和张杨仍然陷于重度昏迷。医生说,李甜和张杨属脑干神经重度损伤,目前医学上记载,死亡率为百分之百,按照他们的情况,顶多撑不过半年。李秀萍差点儿当场晕倒在地。唐仁锋坚定地说:“不管怎样,一定不要放弃!治疗费我来想办法。”

唐仁锋和李秀萍在医院里度日如年。一晃十多天过去,两个孩子的病情没一点好转。由重症室转到普通病房后,医院宣布再治疗下去已没有意义。

就在这时,从交警队传来消息:自从7月9日,肇事司机的家人出面为两家人垫付了总共9万元治疗费后就再也不露面了,电话也关机了,公安部门已在网上对肇事司机进行追捕。因肇事司机找不到,而保险公司认为车祸不在赔偿范围内,双方家长一时不知所措。经过商量,他们决定一起去查看车祸现场,带上相机取证,准备事后找保险公司理论。

7月28日晚9时许,除了唐仁锋留在医院照顾两个孩子外,一行6人来到出事地点。就在张杨的父亲张武举和李秀萍走到路中间的双黄线上时,一辆没开灯的轿车高速驶来,接连将张武举、李秀萍撞倒。这一连环车祸让两个家庭雪上加霜,两家四口人住进了同一家医院。李秀萍脑淤血陷入昏迷,张武举右小腿需要截肢。肇事司机的逃逸,更是让本来就缺少治疗费用的两个家庭再次陷入绝境。

唐仁锋几乎崩溃。女儿还是植物人,妻子又昏迷不醒。他照看完妻子,又去照看女儿,来回不停地跑,饭都顾不上吃。昏迷了两天的李秀萍醒来时,一眼看到了病床边紧紧握住自己手的唐仁锋。不到一个月,唐仁锋的头发白了很多,深锁的眉头,憔悴的面容,都让李秀萍越发悲观。她满怀愧疚地说:“老唐,你走吧{你的事业前程似锦,我们娘俩不能再拖累你了!”“说啥胡话呢!”唐仁锋一听就急了,“你好好养伤,啥也别想,我一定会照顾好你们的!”李秀萍感动得直掉眼泪。

从“月子”里把她重养一次,女儿奇迹般醒来

7月31日上午,医院下了催款通知单。此时,唐仁锋已借了10万元债务,亲戚都被他借了个遍,再不知该向谁开口了。为了省钱给李甜治病,8月5日,李秀萍不顾医生和丈夫反对,坚决办理了出院手续。妻子的脑淤血还没有治愈,动不动就头痛欲裂,唐仁锋心里像刀割一样疼,唯有救活李甜才是对妻子最大的安慰。

 当晚,唐仁锋独自来到渭河边,看着在夜色下静静流过的渭河水,心里却浪涛翻滚:有病不能治的妻子,不省人事的女儿,都在等着他撑起这个家。不经意间,他走到了一间网吧门口。徘徊了一会儿,他走进网吧,含泪写了一个《请救救我女儿》的帖子,帖子中写道:甜甜啊!我那曾在电视台演奏葫芦丝、天真活泼的女儿,啊!你什么时候能醒啊!我想用我的生命去替换你年轻的生命,我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就这样离去或是沉睡一生?此帖一贴到天涯、搜狐、百度等各大论坛,就吸引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很快,宝鸡日报社记者对此事进行了采访报道。

短短几天,唐仁锋筹集到3万元善款,这使他对救治李甜充满信心。他对李秀萍说:“我们的女儿是个有福之人,她一定会醒来的。”李秀萍红了眼圈,如果没有唐仁锋的不离不弃,她早没了活下去的勇气。

 唐仁锋每天亲自为李甜按摩、擦洗,换尿布、洗尿布,从早到晚,忙得没有一刻可以休息。李秀萍既愧疚又感动,唐仁锋呵呵笑着对李秀萍说:“我没有把她从小养大,老天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从‘月子’里开始把她重养一次。”

唐仁锋觉得光按摩没什么用,他知道李甜喜欢音乐,他把耳机塞在李甜耳朵里,不停地在她耳边反复播放她喜欢的音乐。放了几天依然没有反应,唐仁锋又把张杨写给李甜的情书一封封地读给李甜听。李秀萍把一切看在眼里,她拉着女儿的手说:“甜甜,你看,爸爸为你想尽了办法,你怎么忍心不醒过来啊?”

从李甜转入普通病房起,已经一个月了,李甜还是没任何反应。唐仁锋一次次在住院部大楼下徘徊,冥思苦想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唤醒李甜。

第二天,唐仁锋突然想到:以往,甜甜开心和不开心时,都喜欢吹葫芦丝。怎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吹葫芦丝?唐仁锋去书店买了一本葫芦丝入门教学书,开始苦练吹奏葫芦丝的基本功。

大约五天后,唐仁锋已经能简单吹出一些葫芦丝曲目了,此后,他每天都会给甜甜吹上一小段。9月24日上午11时许,唐仁锋给李甜洗完身子,又给她全身按摩了一遍,然后,他拿起放在李甜枕边的葫芦丝,吹起了甜甜曾经在电视台表演过的《月光下的凤尾竹》。尽管吹得还有些跑调,可李秀萍听得眼泛泪光。就在这时,李秀萍突然发现女儿右手的食指动了动,她急忙去摸女儿的脸,甜甜的眼睛也动了,还有晶莹的泪水从眼角缓缓流出!李秀萍一声惊呼,唐仁锋也大声叫着:“甜甜醒了!”然后直奔医生办公室。

医生忙对李甜的各项身体指标进行检查,发现她各项指标基本恢复正常。医生不敢相信,摇着头说:“简直不可思议。她受创如此严重,居然还能醒过来!”医生检查甜甜的时候,李秀萍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紧紧地抱着唐仁锋。81个日日夜夜,唐仁锋没睡过一个好觉,没吃过一顿好饭。

李甜一醒过来,就用僵硬的嘴唇吃力地叫着“杨、杨……”唐仁锋立马明白,她是担心男友张杨的情况。此时的张杨还在昏迷中,因为并发症感染,还在重症病房观察。按医院规定,重症病房连家属也不得入内。唐仁锋请求医生让李甜见一次张杨。医生觉得他们见面也许会有利于张杨病情的恢复,于是破例将李甜推到了张杨身边。

自此,唐仁锋每天给李甜做完治疗,就将她推到张杨身边。李甜用自己的脸贴着张杨冰冷僵硬的手心,希望张杨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唤。也许是这份深深的眷恋感动了老天,9月30日,张杨也奇迹般醒了过来。

10月26日,已离开工作岗位100多天的唐仁锋回了山东一趟,找老板辞去了职务,他只能一心一意照顾女儿,无法再兼顾工作。5天后,李甜出院了。医生叮嘱,一定要继续用药和做康复训练,否则身体其他功能也会丧失,以致完全瘫痪。

出院后,回到家的李甜再不能像过去那样想唱就唱、想跳就跳,她郁闷得把葫芦丝摔在地上,拒绝唐仁锋和李秀萍靠近她。当晚,唐仁锋在网上查找了很多与李甜病情类似的治疗方法。他从网上看到曾有一个跟李甜类似的病人,经过乌鲁木齐市一位姓鲜的中医治疗后,如今已恢复到行动自如了。唐仁锋很兴奋,准备筹钱去一趟新疆。

再造之恩感化女儿,度尽劫波叫声“爸爸”

2009年11月3日,唐仁锋几经周折,在乌鲁木齐找到了鲜医生。听完他的讲述,60岁的鲜医生被这位继父感动了,二话没说,跟他启程去了宝鸡。鲜医生决定免费为李甜试治疗一个疗程。

11月4日,鲜医生开始给李甜用药了。两天后,李甜毫无知觉的左臂就出现了不自觉跳动;一星期后,李甜可以用手抓住栏杆单腿站立,尤其是因左侧耻骨骨折不敢用力的左腿也能扶栏独立。

鲜医生的治疗带给唐仁锋夫妇和李甜莫大的惊喜。唐仁锋除了按照鲜医生的吩咐,学会他的按摩方法,每天给李甜按摩三次外,每隔几天,还要徒步登山去秦岭上的农户家里,买来当地特有的鸽子、土鸡等,在陶瓷罐里加入药材炖熬给李甜喝。

11月26日,宝鸡连续下了几天大雪,李甜每天要吃的土鸡蛋只剩下两个了。临近中午,大雪没有一丝减小的意思,唐仁锋担心第二天大雪封山,顾不上吃饭,揣上钱就去了秦岭他经常收鸡蛋的几户农家。回到家天已黑了。当他进到有暖气的屋里时,不一会儿,头顶上的冰钩子都化咸水滴到地上。李甜眼睛红红地看着他,没有吱声。

服药30天后,李甜已能自行下蹲并站立,可扶墙走两步。这时候,鲜医生交待,除了继续服药外,如果每天都能坚持练习走路,就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眼见女儿奇迹般地一天天好转,唐仁锋知道不可能长时间让鲜医生免费治疗,所以他偷偷去找了几次工作。可每次面试时,都因为年龄太大而未被录用。无奈之下,他以女儿的名义,在他们所住的小区街道上开了“甜甜棋牌室”。他端茶倒水、打扫卫生,里里外外都是自己操持,成了一个标准的“服务生”。李秀萍心中充满愧疚。

12月28日,绝经半年的李甜来了正常例假:2010年1月3日,李甜神经断裂的左小臂可抬起至八九十度。这一切让全家看到了希望。2010年2月12日,大年除夕前一天,唐仁锋说:“从今天起,我们去渭河公园练习走路。”唐仁锋把李甜背下楼。李秀萍跟在一边,不停去擦唐仁锋额上流下来的汗水。毕竟岁月不饶人,唐仁锋背得太吃力了,下了两层楼只好停下来休息。甜甜接过妈妈手中的毛巾,替唐仁锋擦掉额头的汗珠,说:“叔叔,我一定努力,快点好起来。”出事后,她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份父爱,她想改口叫爸爸,但她一直叫不出口。

渭河公园靠近河岸是一条长约3公里的观景路,唐仁锋决定就在这里陪甜甜练习走路。一开始,唐仁锋扶着她,不敢放手,有时偶尔试着借故放开一下,甜甜立马就往一边倒,他连忙又扶住她。慢慢地,他面向甜甜,牵着她的两只手,让她从独自站立开始,一步步迈开脚,蹒跚着向前走。就这样,从这天开始,唐仁锋几乎每天下午4点都背甜甜到这里锻炼。

2010年4月,李甜和张杨遭遇的交通肇事案尘埃落定,肇事人梁亚波分别赔偿张杨和李甜8万元和4万元,另外保险公司分别赔偿二人8万余元。虽然不能解决唐仁锋所欠下的20多万元债务,但他已经很欣慰了。自从鲜医生回新疆后,他每隔一个半月就要去一趟新疆取药,加上来回的路费、鲜医生的食补清单,一个疗程下来就得两万元。要治好病,至少得坚持8到10个疗程。唐仁锋还跑到中医学院的老教授那里,咨询如何训练李甜神经断裂的左臂,让她学会用左手。

到2010年年底,李甜已可以做到生活基本自理了。

转眼又是一年除夕夜,唐仁锋亲自下厨,张罗了一桌丰盛饭菜。李甜给唐仁锋倒上一杯满满的酒,用右手端起来,递到唐仁锋的手上,用还不是特别清楚的发音说道:“爸爸,谢谢你!做你的女儿好幸福!”

这一声“爸爸”,叫得唐仁锋差点儿落泪。进入这个家庭快5年了,以前甜甜一直都是叫叔叔,他知道,孩子心中的隔阂被这份亲情彻底融化了。他拉着女儿和妻子的手说:“以后我就留在宝鸡了,这里就是我的故乡。我们再也不远行、不分开了,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2011年4月9日,天气晴朗,春暖花开。渭河边上的渭河公园,沿岸的观光大道上,唐仁锋像往常一样带着甜甜在这里练习走路。他一边拍着手一边说:“来,乖女儿,再往前走一步!”李甜就听话地往前一步。这一老一少的身影,已成了静静的渭河边上这个春天里最美丽的风景。父女俩都坚信,来年的春天,甜甜可以独自在这里走,并且越走越精彩。

(来源:中华慈孝节  新浪博客)

2019年8月15日 10:23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