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海蓉:当红演员为母退隐

首页    十大慈孝人物    前三届十大慈孝故事    田海蓉:当红演员为母退隐

田海蓉,著名女演员,因在电视连续剧《雷雨》中成功饰演四凤而红透大江南北,此后主演多部影视作品,并凭借《美丽的白银那》一举获得电影小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陶米纳国际电影节银奖。媒体将她与李小璐、陶虹、李小冉并称为“四小名旦”。然而,2008年下半年,事业正处于巅峰的田海蓉突然从大众视线中消失。

三年时间,田海蓉到底在干什么?田海蓉的隐退,只与一个人有关,这就是她的母亲…

迟到的悔悟:绝症母亲生命只有3个月

2008年6月,正在上海拍摄情感大戏《金枝玉叶》的田海蓉突然接到妹妹田海燕的电话。电话中,妹妹声音哽咽:“姐,你快回来,妈妈得了胰腺癌,医生说只有3个月的生命了。”

犹如惊雷从头上滚过,田海蓉手脚变得冰凉。她赶紧向剧组请假,订了最早的航班飞往北京。在飞机上,望着窗外沉沉浮浮的云朵,田海蓉潸然泪下……

田海蓉1975年出生在安微安庆市,父亲是京剧导演,母亲李秀如是音乐编导。父亲性格温和,不管田海蓉和妹妹犯多大的错,都不轻易责备她们。为了女儿不致被娇惯而形成任性刁蛮的性格,母亲李秀如扮演了“严母”的角色。

从田海蓉5岁起,母亲就让她学习琵琶,一弹就是8年。每个周末,母亲都要把海蓉送到音乐教室,风雨无阻。田海蓉上小学后,每天放学,母亲都要手拿一根细鞭子在小操场上让她练“顶碗”,小碗放在头上,一搁就是一小时。海蓉稍有点儿懈怠,母亲就会呵斥:不想练习,故意把碗从头顶掉下来时,母亲手中的鞭子就毫不犹豫地落到她身上。

在母亲严苛的管教下,田海蓉的艺术之路非常顺利:初中毕业后直接考入安徽省艺术学校,专修琵琶演奏;毕业后分配到安庆市黄梅戏二团,并兼任安庆市教育电视台主持人。但母亲的严苛也妨碍了母女俩的关系,在内心,田海蓉始终无法与一脸严肃的母亲亲近,反倒与父亲有说不完的话。

1994年,19岁的田海蓉感觉安庆的舞台太小,偷偷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并如愿被录取。上戏剧学院的第一年,著名导演李少红去上戏为电视剧《雷雨》挑选扮演“四凤”的女演员,一眼看中了俏丽柔媚的田海蓉。初出茅庐就荣幸地在李少红的戏里担纲女一号,田海蓉欢天喜地把消息告诉父母。母亲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心,提醒道:“幸运来得太早并不是好事。”

年轻的田海蓉并没有将母亲的话放在心上。不久,《雷雨》在全国引起轰动,田海蓉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戏约不断,后来更凭借在《美丽的白银那》中“陈林月”一角,获电影小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和陶米纳国际电影节银奖。

2006年,一部《女人不哭》将田海蓉的演艺事业推到了高峰。但同时,“戏霸”、“第三者”等难听的字眼也出现在媒体对田海蓉的报道里。一时间,田海蓉由“实力派”明星变成了“绯闻大王”。

 2006年夏天,田海蓉刚从法国拍完写真集回国,特意回安庆探望父母。一进家门就看到母亲脸色阴沉,她还打趣说:“妈,你今天演张飞吗?脸好黑!”“你还好意思跟我开玩笑?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你让我和你爸怎么见人?”母亲说完,劈头盖脸地把一叠娱乐版报纸扔给田海蓉。

田海蓉翻开一看,标题触’目惊心:“田海蓉卷入大学同学陆毅家庭风波”、”那英高峰婚姻出现危机,田海蓉甘愿当小三”。田海蓉淡然道:“这都是瞎写的。”母亲却不依不饶:“你没做的事,他们怎么敢写?”

母亲的话里充满了怀疑、痛苦和责备,让本来就因拍戏和工作压力心烦气躁的田海蓉心情糟到极点,她生气地把茶几上的花瓶推到地上:“我是你女儿,你为什么宁可相信别人也不相信我?”

“孩子,妈相信你不会做那些事,可妈真不愿意你靠这些出名。一个姑娘家,今天和这个传绯闻,明天和那个传绯闻,以后还怎么找男朋友?花瓶碎了可以再买,姑娘家的名誉要是毁了,那就真毁了……”母亲说得苦口婆心,田海蓉却觉得母亲简单的思维根本理解不了复杂的娱乐圈。因为心情烦躁,田海蓉以工作忙为由,连夜赶回北京。

树欲静而风不止。2006年年底,网络上突然出现一张叫“利兹玫瑰”的照片,照片上田海蓉化着浓妆,几乎全裸着身体、表情狂野地笑着。从报纸上看到有关女儿的报道后,一生清高的李秀如气急攻心,病倒了。盛怒之下,她拒绝接听女儿的电话,只让丈夫转告海蓉:“我的女儿,哪怕平平淡淡,也要清清白白。”

母亲的决绝让田海蓉心中充满怨气,也不想主动跟母亲解释,母女关系降至冰点。但此后,随着阅历的增多,田海蓉脑子里会不自觉地回响起母亲让她“不要迷失”、“踏实做人”的教诲,也越来越明白,正是因为母亲当年的严厉教诲,才让她的人生厚积薄发:也正是母亲的凛然正气,才让她在纷繁复杂的娱乐圈没有偏离方向。但工作忙碌,加上不知该如何开口,田海蓉没有主动找母亲和解,甚至父亲和妹妹劝她回家时,她也没回。

一晃两年,田海蓉没踏进家门一步。她一直以为有的是机会,却没想到,命运竟然那么无情,残酷地将母亲送到死神近旁。

倔强的孝心:果断息影哪怕从山巅跌落谷底

一下飞机,田海蓉就迫不及待地赶到医院,母亲刚刚打了镇痛针,正在熟睡。父亲又喜又怨,眼眶都红了:“你怎么现在才来呀!”

田海蓉这才知道,就在2006年她负面消息层出不穷的时候,母亲又气又着急,从此患上了神经衰弱,经常失眠。2008年,母亲开始感觉前腹部隐隐作痛,到4月,疼痛加剧,她就去中医院抓了些调理肠胃的药。6月,腹痛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连身子都无法动弹,她被确诊患晚期胰腺癌……

田海蓉埋怨父亲:“妈妈生病,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父亲流泪道:“你妈总说是小毛病,不让告诉你。谁知道会是绝症啊!”父亲继续说:“你妈心里最挂念的人就是你,每天看报纸总是先看娱乐版。这两年,她不主动与你联系,也是想让你时刻记着:千万别走弯路。”

听着父亲的述说,田海蓉越发明白:自己就像母亲手中永远不能放开线的风筝,飞得再高再远,身后也都是母亲牵挂、担忧的目光。田海蓉强压悲伤,去找母亲的主治医生王明远询问具体情况。王医生告诉她:胰腺癌被称做“癌症的王中王”,由于胰腺位置深,一般发现时已属晚期:病人已多处地方发现癌细胞转移,最多只剩下3个月时间,而且这3个月会非常痛苦。

3个月,这就是上天留给自己和母亲相守的时间吗?田海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雨滂沱。她恨自己不懂事,与母亲怄气不归家i恨自己愚钝无知,在错误已经无法挽回时,才懂得,才珍惜。

田海蓉轻轻走近病床,坐在床前,像幼时生病母亲总喜欢摸着她的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样,紧紧地盯着母亲。李秀如似乎感知到异样,睁开了眼,一眼就看见坐在身旁的田海蓉,惊喜地道:“蓉儿,是你吗?”田海蓉紧紧握住母亲的手,泣不成声:“妈,我给你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你一定要好好的!”李秀如的眼眶顿时红了。

医院不同意给李秀如进行手术,可是不手术,癌细胞就会更疯狂地扩散,无异于等死。田海蓉打听到上海华山医院治疗胰腺癌很有特色,当即与家人带着母亲飞赴上海。

华山医院对李秀如进行了检查,几位专家会诊认为:手术可以暂时控制癌细胞再生,延长患者1~2年的寿命,但患者已属晚期,手术非常危险,提醒家属考虑清楚。田家人的意见非常统一:任何能延长李秀如生命的办法,他们都愿意尝试。

8月2日,李秀如的手术如期举行。田海蓉关掉手机,和父亲、妹妹在手术室外等候。一上午过去了,手术室里毫无动静,而父亲因为担心、紧张而体力不支。田海蓉安排妹妹将父亲强行带走,自己一个人守候在手术室外。

静谧的走廊,时针嘀嗒嘀嗒,每一声都仿佛敲在田海蓉的心头,一个明确的念头从她心底慢慢浮起:放下如日中天的事业,好好珍惜与母亲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同时,她想通过朝夕相处,让一直为她担忧的母亲知道:女儿的心未曾改变,而女儿稚嫩的翅膀已经壮实,可以飞翔了。

8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谢天谢地,手术取得了成功j田海蓉知道:没有什么比母亲的健康更重要。

把昏迷的母亲推回病房安顿好后,田海蓉打电话告诉经纪公司:为了陪伴身患癌症的母亲,她完成手上还没拍完的《金枝玉叶》后,不再接任何新戏。

田海蓉是公司全力包装的一姐,她的决定在公司引起震动,高层轮番打电话给她:对母亲表达孝心有很多办法,可娱乐圈是个残酷的地方,一旦被观众淡忘,演艺生涯就结束了,从灿烂山巅滑落谷底,无法翻身的失意会让她痛悔一生。田海蓉回答道:干事业任何时候都不晚,可属于母亲的时间已不多,而她只有一位母亲。

术后,李秀如开始了漫长而痛苦的化疗,田海蓉像所有女儿一样,尽心尽力地照顾着母亲。见母亲头发脱落,她就趁母亲还没睡醒悄悄藏起落在枕边的头发;知道母亲爱美,田海蓉上街给母亲买来各式各样的帽子为她戴上:听说癌症病人吃冬虫夏草、人参能增强抵抗力,她又托东北、青海的朋友给寄过来……

体谅田海蓉的特殊情况,《金枝玉叶》剧组将她的戏重新编集,集中在5天拍摄。8月15日,田海蓉到剧组进行了5天马不停蹄的拍摄。从剧组回来,田海蓉一身轻松地告诉母亲:“以后,我每天都可以陪着您了。”李秀如和家人这才知道田海蓉息影的决定,万分震惊。见女儿心意已决,母亲含泪同意了女儿的决定。

守候三年:最爱我的那个人含笑离开

仿佛回到了儿时,田海蓉又开始了与母亲朝夕相伴的生活。在华山医院,她陪母亲度过了最难熬的三个月放疗期。这是田海蓉成人之后,李秀如第一次与她长期相处。看着田海蓉一天到晚忙进忙出,李秀如心疼之余也有一丝欣慰:女儿真的不再是她记忆中任性而为的女孩了。

在田海蓉的精心照料下,2D08年12月,李秀如从华山医院出院,回安庆老家静养。此时,她已走过了之前医院判定的3个月生命期限。这个结果让田海蓉一家都欢欣鼓舞。

得知田母出院,经纪公司又派专人到安庆看望田海蓉,希望她早日复出。田海蓉坚决地拒绝了。经纪人走后,田海蓉换掉了手机号,从原来的世界里彻底隐退。每天,她大清早就起床,精心熬制小米粥,一口一口喂到母亲嘴里。因为化疗,李秀如的口腔大面积溃烂,味觉和嗅觉基本丧失。怕小米粥温度太高烫伤母亲,田海蓉总是将热气轻轻吹散,自己尝试之后再慢慢喂给母亲。伺候母亲吃完早饭,田海蓉会去超市采购一天的食品,按上网查询到的癌症病人的食谱,定时定量为母亲制作各种可口的食物。

田海蓉还特意买了一台摄像机,母亲和父亲对唱歌曲,母女聊天,或是母亲外出散步,生活中一切有趣的事情,她都会用摄像机录下来,第二天再为母亲回放,用这种方式时刻唤起和增添母亲的快乐感。万一哪天母亲走了,这也是能排解自己和家人思念的宝贵资料。

李秀如自然能明了女儿的苦心,积极配合。在一家人积极快乐的心境和科学的调养下,半年之后,李秀如再去医院复查,一切指标趋于正常。田海蓉高兴地大笑:“这是上天对我孝心的回报。”然而,这些只是假象。半年后的2009年9月,李秀如的身体又出现了不适。经过严密细致的检查,李秀如体内再次发现癌细胞,并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医生诊断:李秀如的病情加重了。

2010年9月底,上海华山医院内梧桐树依旧挺拔葱郁,阳光里已经闻到秋天的气息,天气渐渐凉了。田海蓉依旧每天奔忙在去医院的路上,只是母亲已渐渐失去生气。

9月30曰午后,母亲一时昏迷一时清醒。一次清醒后,母亲突然和田海蓉聊起一些共同的记忆:“孩子,还记得小时候,妈妈给你脑袋上顶碗的事吗?我总是梦见碗掉下来划伤了你的脸颊……我最近总会想起,你上大学时第一次用拍戏的钱请妈妈喝咖啡,你说成为中国最好的女演员后,就带妈妈去看最美的大海……咖啡味道好香呀,你再去给我买一杯吧。”悲伤将田海蓉淹没,她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病房,去医院外买回一杯香浓的咖啡。

可等她回来时,母亲已停止了呼吸。最后一刻,自己竟不在母亲身旁,田海蓉哭得撕心裂肺。父亲告诉田海蓉:母亲一定是预知大限将至,才故意把她支开,不想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离开。这就是母爱吗,直到最后一刻牵挂的都是儿女?

父亲握住海蓉的手含泪说:“你妈是带着笑离开的……谢谢你!”田海蓉再次失声痛哭。

田海蓉处理完母亲的后事,一直关注她的经纪公司再次向她发出邀请,希望她能复出。田海蓉表示,等走出丧母之痛后,如果遇到合适的角色,她会带着这三年的沉淀,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母亲走了,冬天来了,田海蓉突然感觉这个冬天好冷。想起自己要带母亲看海的约定,2011年新年伊始,田海蓉带着母亲的骨灰只身飞往马尔代夫、迪拜,开始还愿之旅……

(来源:中华慈孝节  新浪博客)

2019年8月15日 15:29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