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父亲张校平

首页    追忆    亲人    悼念父亲张校平

张校平

 

我的父亲张校平,武乡县洪水镇北反头村人。1953年3月出生,1966年10月参加工作,1979年6月入党,1984年3月任武乡县政府外事办副主任,1987年6月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武乡宾馆经理、党支部书记,1995年6月调任长治大酒店总经理(副处级),2005年6月兼任长治大酒店党支部书记,2012年1月经中共长治市委组织部批复,享受正处级待遇。2016年2月在长治病逝。

在武乡县宾馆工作期间,曾先后接待过杨得志、余秋里、李德生、陈锡联、秦基伟、黄镇、华国锋、宋健、宋平、杨白冰、杨尚昆、刘华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

父亲虽然离开我们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和升华的灵魂却永远留在我们心中。纵观父亲的一生,他没有虚度,并且在人生的舞台上演出得很精彩,可以说做到了上对得起父母,中对得起妻子,下对得起子女,此生足矣。打从我记事以来,父亲留给我的印象就是对待子女严肃关爱,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对待朋友以诚相待,对待妻子相敬如宾,值得我一生学习。

子女的好榜样 平凡中见伟大

人们常说,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也有人说,父亲是家中的精神支柱、是全家的方向盘。在我看来,一点也不假。

父亲出生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大跃进、阶级斗争、四清运动”此起彼伏,当时爷爷因受到不公正的处分,年仅14岁的父亲就立志要为爷爷申诉冤情。于是凭着心中的那份执着,连续写了14封申诉信,投递到县“落实政策办公室”等待答复,他相信世界上总有说理的地方。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正是他这一封又一封的申诉信,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爷爷的冤案得以纠正并恢复工作。这件事看似简单,但仔细一想,现在14岁年龄的孩子,正值上学的花季年龄,正是享受父母疼爱的年龄。可是父亲就在这个年龄为家庭担当起了重任,就像是一个受过多年教育的成年人,遇事坚持不懈,凭着一股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闯劲,最终帮爷爷平了反。

父亲的孝道也是值得一提的,他经常教导我们:“人间有百善,百善孝为先,孝敬父母是每个子女应尽的义务,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的姥爷曾在1990年经历了一场车祸,如果不是父亲主张及时抢救也不会和我们共同生活这么多年。当时父亲在第一时间得知姥爷被车撞倒后,他马上联系当地医院接收治疗,但镇医院医疗条件有限,无法治疗姥爷的病,脑部出血随时都有可能带走姥爷的生命,父亲又联系市里专家会诊。经过了会诊后,专家告知只能马上转院,情急之下,父亲把姥爷的病情告诉两个舅舅,一方面让他们准备好后事,一方面又赶紧联系省城专治脑病医院,连夜转去。经过治疗后,姥爷的病情得到控制,逐渐康复。按传统讲,女婿是外人,遇到事不需要作主,但父亲在亲情面前,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把姥爷当成了自己的父亲一样去孝敬和照顾,来争取家庭的和谐。他经常给我们说,父母都一样,不管是女婿的父母,还是媳妇的父母,都是亲生父母,他们养育了你们,在晚年需要人照顾时,一定要好好孝敬他们。

父亲始终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从他的身上我们学到了遇到困难坚持克服、认真负责的精神,学会了如何珍惜家庭幸福的秘诀,值得我们学习终身。

党的好干部 默默中见成绩

父亲从14岁到武乡县洪水镇洪水饭店从小伙计开始了他步入社会的人生之路,同时也注定了他这一生要与餐饮行业为伍。他人长得精干,写得一手好字,尤其是他勤快、热情,工作样样干得好,给许多来洪水下乡的县里干部们留下了好印象。所以,当1971年武乡县外办筹备成立招待所时,他被许多县干部所推荐,从而一纸调令进入县城,到县外办招待所当了事务长。而后,一步一个脚印,当了县外办副主任、县政府办副主任、武乡宾馆经理。再以后,在长治宾馆招聘经理时,他勇敢应聘,一路过关斩将,脱颖而出,受到市委领导的重视,出任长治大酒店总经理之职,达到了他人生中的“巅峰时期”。

工作经历虽然丰富,但值得他铭记一生、骄傲与自豪的事,当数为“八路军太行纪念馆”题写馆标的事宜奔走。武乡县委是1977年做出建“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的决定并组建筹建组的。当时,在县外办招待所当事务长的父亲,因为字写得好而有幸成为筹建组的一员。当年他与另外一名筹建组成员孙如珍奉命赴京,请有关专家给纪念馆《陈列大纲》提意见。而父亲与孙如珍在完成这项任务后,竟然想到请邓小平为八路军纪念馆题写馆标,并为此直闯中南海和四处奔波,找到了朱德女儿朱敏和彭德怀夫人浦安修等。直到有了点眉目后,他们才回到县里向县委汇报。后来,父亲与孙如珍为此还第二次赴京。经过多方努力,邓小平同志终于给“八路军太行纪念馆”题写了标名。

如今,坐落在武乡县城西边凤凰山脚下的“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已经成为全国红色旅游的一个重要景点,是全国青少年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是武乡县、长治市乃至山西省的一张闪亮的名片。然而,众所周知,在40年前,“文革”刚刚结束,邓小平刚刚复出,彭德怀、杨尚昆、薄一波等在武乡生活和战斗过的八路军、决死队、中共北方局的领导人都还没有得到平反。当武乡县委提出建“八路军太行纪念馆”时,应者寥寥,困难重重。正是由于父亲、孙如珍最先提出让邓小平为纪念馆题写标名并获得成功后,修建“八路军纪念馆”一事才引起中央、省委、地委的重视,从此一路绿灯,顺利建成。

当我参加工作后与单位同事去参观“八路军太行纪念馆”时,并不知道馆标的来历,只是观其外观美丽大方,上面题有伟人的题词。直到父亲撰写了他这一段经历时,我才真正感到他的辉煌与自豪,他是对国家、民族、家乡做过重大贡献的人。

妻子的好丈夫 细微中见真爱

父亲与母亲是经人介绍于1972年4月份结婚。四十多年来,他们恩爱有加,相敬如宾,在我们面前从未吵过架,红过脸,给我们的感觉就是这个家庭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和谐大家庭。父亲是一个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人,而母亲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经常在玩笑中会把父亲的愁云一扫而光。父亲在工作中难免遇到不顺心的事,有什么难处,他回去不想给家里人说,总是一个人扛着,不想把这种不愉快的事转嫁到家人头上。但他一遇到不顺心的事,会马上反映在脸上告诉了对方。有几次回到家里,母亲一眼就看出他的表情,会给他开一个小玩笑,然后抽出时间追问他事由。父亲给母亲的评价就是,母亲虽然没有多念书,没多见过世面,但她在实际中悟出好多道理,她能给你善意加以分析、推理、圆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解除你心中的纠结。

2012年是他们结婚四十周年纪念,父亲给母亲买了一件他有生以来最贵重的礼物,一条红宝石项链。看到母亲拿着礼物爱不释手的幸福样,着实让我们羡幕了好长时间。夫妻间的相处不是靠嘴说出来的,而是在平淡的柴米油盐中品出来的。他们风风雨雨一同走过四十多年,互相扶持,配合默契,一起品尝酸甜苦辣,才换来一个和睦的家庭。

往者已逝,来者犹追。父亲是一个善良的人,好人有好报,相信他在天堂里一定过得很好!

(老区之声微信公众号)

2019年9月9日 21:28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