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恩师寿崇德先生

首页    追忆    师友    怀念恩师寿崇德先生

寿崇德先生是我1953年至1955年间在严州师范就读时的美术老师。那是他才二十八、九岁,精瘦的个子,白皙的皮肤,说话轻声细语,待人和蔼可亲,同师母朱凤钊老师和孩子们住在一间由孔庙走廊改装的平房宿舍里。房间只有十几平方米,一半用于家庭生活,一半用于备课作画。如先生在《陋室作佳画 小斋客常满》一文中所述:“就在这间床挨着床,老鼠经常在梁上跳窜,冬天冷风从古老的墙缝里钻进来的陋室里,画过大量的作品,接待过许多名家来访,指导过无数学生”。他一住就是十年,默默耕耘,从无怨言。

那时我曾担任班里的美术课代表,帮助先生做些课前准备和收交发放练习作业的事,后来在先生的推荐下还担任了学校画会的会长,协助先生组织讲课、写生、刊出墙报和举办画展等工作,深受先生宠爱。课余时间和放假日我常去先生家看画册求指教,先生从不厌烦,常找出一些画册和他的作品给我看。他平时闲话不多,但一说起画来,就滔滔不绝,毫无倦意。他常说“学好画要多画多看,尤其要多看名家作品,把名家名作当作老师”。先生经常提供给我学习临摹的样本,点评我的习作,还送给我画纸和颜料,嘱咐我要多画多练,把基本功练好。记得当时我一幅列宁头像的素描画得较好,就作为学生的优秀作品收藏着。

 

崇德

 

因在校时我的绘画基础较好,临近毕业时,经先生推荐和学校决定选送我报考高等院校美术专业,后因政策变化,未能如愿。先生为此感到惋惜,安慰我要服从分配,安心去乡村从教。毕业时,先生赠我照片,还特意画了幅以我的名字为意涵的国画《蜀江水碧蜀山青》送我,一江碧水之上一艘满载粮食的小船正扬帆远航,意在鼓励我满怀希望,永远前行。此画在文革中不慎遗失,但它一直留在我的心里。

参加工作后,先生曾多次来信,关心和鼓励我在工作之余要多画画,不要放弃对美术的热爱和追求。在他数次举办个人画展时,都邀我前去参观学习。1998年在我六十周岁时,先生特地邮来了一幅题为《气傲烟霞 势凌风雨》的国画,画上青松挺拔,松叶茂密,坚石如心,气韵生动,饱含着先生的关怀和期望。如此厚爱,令我十分感动,此画是先生留给我的珍贵墨宝。

数十年来,我也曾多次到先生在建德梅城、新安江和杭州的住所看望、请教,他仍像当年我求学时一样,给我看画册和藏品,说起画来依然毫无倦意。

2000年,我在淳安老年大学工作时,邀请先生来校讲课指导,他十分高兴接受邀请,专程从杭州来淳,还带来了名家真迹,给学员们上来一堂难忘而有益的国画赏析课。

记得我最后一次去看望先生时,他和师母都已患了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说话已很困难,但他仍记得我是他当年的学生,临别时还用颤抖不停的手握笔在画册上题名相赠。

2014年4月15日,先生驾鹤西去,我含悲前去送别恩师。近千人参加了追悼会和告别仪式,人们都为失去一位人民艺术家和美术教育家而悲泣。

回顾先生对我的关爱和教诲,终生难忘,我深深感到先生不仅是一位著名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更是一位品行高洁、诲人不倦的师长,是我一路走来的人生榜样。

有关先生的成就与贡献,作一些简要的介绍:

先生一生矢志于艺,他集收藏、鉴赏、美术教育和美术创作于一身,是少有的能在收藏鉴赏、教学和创作等方面都有建树的艺术家。

他自小酷爱绘画,初中一年级时就以《西北风光》一画获陕西省学生画一等奖。十四岁时在西安首次举办了华山写生画展,被誉为“神童”。十七岁经潘天寿介绍考入吕凤子任校长的五年制重庆正则美术专科学校,从此与艺结缘。二十岁时与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傅抱石等名家一起参加南京美术节展览。

他曾游历诸多名山大川,作了大量写生、创作。1950年代来金华、严州师范任美术教师后,在搞好美术教学的同时,仍笔耕不辍,画出了不少精美作品。他学贯中西,功底厚实,尤精于国画山水和水彩画。水彩画《清明雨后》曾获全国首届水彩画展优秀创作奖,《华山》《嘉陵江泛舟》等水彩、国画作品曾先后送往美、英、日、德、加拿大、新加坡等国家交流、展览与出版。

1959年,为歌颂新中国建设伟大成就,他几次到新安江水电站建设工地观察、写生、创作,历时半年,以传统笔墨技法和现代建筑写实画法相结合,完成了宏图巨制《新安江水电站图卷》,此画由郭沫若、潘天寿题跋,曾获全国第三届美展优秀奖,后由国家博物馆收藏。先生还与潘天寿大师合作了《黄山松石图》,松石苍古、劲健奇崛,墨色交融,堪称一绝。

先生一生爱画如命,书画收藏也是他的一大爱好。为了收集到心仪的作品,他节衣缩食,甚至举债购买。数十年来他通过购买、馈赠及转让等方式收藏了自明清至近、现代的名家佳作百余件,其中有不少是稀世珍品。如明徐渭的《芭蕉墨梅图轴》、陈洪绶的《桐荫尝石图轴》、清石涛的《练江归钓图轴》、郑板桥的《兰竹图轴》及齐白石、徐悲鸿、吴昌硕、潘天寿等大师名家的精品。

为了使藏品得到更好的保存和流传,发挥其社会和文化传播的功能,除出版了《寿崇德藏画集》外,他和家人们都开明通达,将300余件藏品及美术文献捐赠给了浙江美术馆和诸暨市艺术馆、建德市艺术馆,体现了先生回馈桑梓的文化风范。

由于收藏,他在鉴赏、画史、画论和绘画理论等方面都有了更深入的学习和研究,所以说起“画”来,脉络清晰,有理有据,给同行和学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先生一生忠诚于人民教育事业,为培育美术教育人才,促进美术教育的发展和提高作出了重要贡献。

他安贫乐道,甘于寂寞,自正则艺专毕业后1950年初他同师母一同到严州师范任教,在建德梅城小镇,在平凡的美术教育岗位上耕耘四十二年,直至90年代初退休。其间,浙江国画院,杭州师院艺术系筹办都计划请调先生任职,浙江美院、鲁迅美术学院及安徽师大美术系均拟请调他去任教,都因地方挽留或被先生婉言谢绝。他从未感到遗憾,仍然安居乡间,以培养国家需要的美术人才为己任,辛勤工作了一辈子。

在美术教学上,他经长期的实践与探索,逐步形成了一套有针对性和有效性的教学方法,如重视基础训练,注重教与画的互动,课内与课外的有机结合等,除在课堂上通过讲解、示范、点评作业外,还通过组织实物实景写生,组织开展兴趣小组和学校画会活动等,培养学生学习美术的兴趣和能力,为一大批美术人才的成长和提高奠定了基础。

在美术教学中,先生尤其重视坚持以立德树人为目标的审美教育,通过对美术作品欣赏、解析和写生、创作、展览、交流等,教育和引导学生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弘扬真善美,抵制假恶丑,学习和传承优秀中华文化,推进社会文明建设。实践说明,这种以艺术形式为载体的审美教育,对于潜移默化地塑造完美人性和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是十分有益而绝对必需的,也是其他学科无法代替的。

在美术教育工作中,先生爱生如子,师德高尚,是学生们的一致评价。他与学生的情谊深厚,对每一位热爱美术的学生都给予关怀与厚爱,自费给有困难的学生买颜料纸张,给学生写信赠画,经常关心学生的成长。有的学生甚至在寒暑假都自愿留在学校,在先生身边练字学画,先生不仅给学习上的帮助指导,还像父亲一样关心和照料他们的生活。许多学生都因受教于寿先生而热爱美术,走上从事美术教育的道路,有的甚至成为美术界的精英和中坚力量。淳安、建德、桐庐、富阳、临安等县市一大批中小学美术师资和美术爱好者都曾受教于先生,是寿先生门下的学子,先生播下的美育种子,而今已收获了满园桃李。

由于先生长期从事师范美术教育,具有丰富的教育教学经验和扎实的技术、理论功底,并在美术教育中作出了杰出贡献,1984年当选为浙江省美术教育研究会会长,并由他主编出版了《浙江省师范学校绘画教材》,1979年被评为全国第一个特级美术教师。

先生一生淡泊名利,为人低调,生活简朴,踏实做人,具有传统的人文情怀和高尚的道德情操,是为艺、为师、为人的优秀典范。

他坚守岗位,勤勉工作,教授过上千学生,作画上万幅,著述近百万字,集藏古今书画百余件,参展获奖出版作品无数,还担任了多个行政和专业职务,是党的十二大代表,但他从不居功自傲,彰显自己,总把成就和荣誉归功于党和人民。诚如先生所自述:“深感盛世难逢,自应时时勉励,奋力以赴。”

他为人谦和,待人诚恳,对同行的来访或学生的求教,他都倾情相待,从不厌烦。许多前辈画家和同行对先生为人的谦逊重情,对艺术的虔诚执着都给予了肯定和赞赏。著名画家叶浅予不无遗憾地对先生说:“可惜、可惜!可佩、可佩!”赞叹之中饱含一分婉惜,也许这是对先生最为精确的评价。

先生一生安于清贫,从不讲求生活上的享受。自1950年代起,他一家六口,四个孩子都在梅城出生长大,一家人挤在一间简陋的小屋里。生活来源主要靠先生和师母的工资收入,除日常开支外,所剩无几,只能省吃俭用过日子。但为了教学,他以自己的薪水购买了大量的书籍画册,供学生阅览。为了收藏,他花费了大量积蓄,且将一生收藏的大部分,其中有几件堪称是无价之宝也无偿捐献给了国家。

他三次搬家,却很少添置家俱设备。后来在杭州的住房稍大了些,他说:“来了三个以上客人就没办法坐了,只能站着看画谈话,虽然如此局促,但已相当满足。”

先生确是位物质生活上的“苦行僧”,却是精神产品和精神生活的富有者。他和他一家人就是这样过着清贫而富有,充实而愉快的生活。可喜的是,先生的两个儿子寿觉生、寿再生继承父业,均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已在画坛上崭露头角。

习近平总书记在与北师大师生代表座谈时说:“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了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寿崇德先生就是学生们心中的一位德艺双馨的好老师,是一位永远值得尊敬和怀念的好师长。

我有幸在求学期间受教于寿崇德先生,是我一生的幸运。在先生的关爱和教导下,我从事教育工作四十余年,在学校美术教育和开展当地的群众美术活动中做了些工作,但仍深感愧疚,有愧于先生的教诲和期望。

我深切怀念恩师寿崇德先生,愿先生的高尚品格和师德风范得到发扬光大,迎来中华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美好明天。

(淳安文艺微信公众号)

 

2019年9月9日 21:56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