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湖:我的岳父教我的五种语言

首页    齐家    传承    何清湖:我的岳父教我的五种语言

我是农村出身的孩子。小时候,父母一直要求我们多读书、好好读书,在他们的鞭策下,我和我弟弟成为当地的第一、二个大学生。

是知识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在我的人生中,用知识带给我影响的,还有我的岳父。

我的岳父特别爱读书。即便到了80岁,他每天至少要读两个小时,光明日报、人民日报、凤凰周刊……他都一期不落。

他也十分善于读书,在每本书里都要“画格子”、作笔记、写批注、写体会。他坚持背书,四书五经、唐诗宋词都背得滚瓜烂熟。我打从心底里觉得,这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实属难得。他家藏书之多一定排得上湖南之前列,已经读了那么多书的他却从未满足。

在工作方面,他也常常鼓励我多思考问题,能够写一些有观点、有价值的文章,要在中医文化、中医文献等方面多培养一些学生。他常常叮嘱我要重视专业知识和技能的积累培养——“你可以做行政工作,但不能丢本,在专业学习上要不断前进。”

记得我常常一踏进家门,岳父就拉住我,跟我讨论书的问题——“今天看了一本好书,你也可以看看”“之前你跟我说的那本书,我看了之后倒觉得是这样……”这一来一往之间,既是亲情的交流,更是思想的碰撞。

这种对书的热爱,源于对知识的渴求、对世界的探索。他不仅鼓励我们读书、学习,和我们分享自己读书的感受,他还经常能从书中落到实际生活上,对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提一些有创造性、建设性的意见和见解,时常给我们以启迪。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我成了湖南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以后,我们两人之间进行了一场深入的交流。

 

何清湖

 

当谈到在大学如何当好一个干部时,岳父对我说:“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足球文化’的拥有者。”什么叫足球文化?足球看上去很漂亮,但里面是空的。我瞬间就心领神会,他这是告诫我,在岗位上一定要脚踏实地做事,扎扎实实做人,要有真功夫真本事,多读书、多锻炼,不断提高能力和水平,不能做一个徒有其表的“空心球”。

他曾对我的工作提出五点期望:“你要学会五种语言:教授语言、学生语言、社会语言、老百姓语言和流氓语言。”

何为教授语言?指的是学术语言,在学术方面要有造诣。一方面,在学术场要能阐明自己的学术观点,要有学术的深度和广度,能够展现学术的创新。另一方面,还要能够善于以教授的语言传道授业和解惑。

所谓学生语言,岳父告诉我“要学会与学生打交道,跟学生之间要有亲近感,对学生要能够授之于渔。”这点对我影响很深。所以我特别喜欢跟学生交流,用心给学生上课,往往十年、二十年过去,哪怕只上一次课,希望他们都能记得有个何老师。

第三,要学会社会语言。大学虽然是象牙塔,但毕竟也是社会的组成部分。社会影响着大学,大学要适应社会,有时也要推动社会。所以在产学研结合、人与人的交往、综合素养的提升上,“不是要你变成察言观色的人,但是有时候你要学会察言观色。”

第四,要学会老百姓语言。他说到中医文化的传播:“跟老百姓讲文化时,你必须能够用通俗语言,做到深入浅出。你看毛主席讲为人民服务,向雷锋同志学习。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我们的朋友搞得多多的,这叫统一战线。”

到了最后一个“流氓语言”,我表示十分不解,岳父告诉我“不是让人变成流氓,很多时候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就是告诉你要学会用不同的方式去化解问题。”

这五种语言,涵盖了我工作的所有方面,也都对我所遇到的问题提出了解决的方案。他的教导和告诫,对我一生的事业都有着启迪,这些深刻的话语都化作了我面对任何困难的底气,至今受益匪浅。

书,还能打造一个人的品格。我的岳父也有着一身“文人气息”的正直与忠厚,浸入到他的工作和做人当中。工作中,他从不吹牛拍马屁,也从没有利用自己的职权为家人朋友谋求过任何的东西。

在他的言传身教下,我尊重长者,尊重有文化、有知识、有水平的人,始终坚守客观公正、不阿谀奉承——从我1985年参加工作以来,30多年里,没有任何一个工作的调动、职位的提拔,来源于人情因素。在一个人情社会中,我感觉能坚持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现在,我对学生要求也很严格,希望他们更进一步,能在中医领域里面有所造诣、有所成就。

如今,我的岳父已经去世了,但是对于我们一家人来说,他始终是前方的一盏明灯,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

(力量湖南微信公众号)

2019年9月10日 22:04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