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安羊氏:清德为本 以廉传家

首页    教育    磐安羊氏:清德为本 以廉传家

在浙江省中部,有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这里的人们善良、淳朴、勇敢、智慧。他们从先祖那里传承下来的,不仅有延续千年的奇特风俗——磐安炼火,还有一项让他们引以为豪的,那就是“清德为本,以廉传家”的家规家训。

磐安县双峰乡大皿村,古称皿川,因四周山川如同环抱一个巨大的器皿而得名。大皿村现有人口3095人,羊姓是这里的大姓,占95%以上。据《皿川羊氏宗谱》记载,大皿羊氏乃汉末羊续、羊祜的后裔。唐武宗时,嘉州夹江县尉羊愔及其族人迁居至此,至今已有1170多年。

千百年来,羊氏族人在此繁衍生息,遵循先祖清德家风,耕读传家,先后出了8名进士、1名武亚元,而中举人、贡生、秀才的更是不胜枚举。

“家之有规犹如国之有典也,国有典,则赏罚以饬臣民;家有规,寓劝惩以训弟子。”羊氏一族迁徙来到磐安后,大皿村的先祖羊愔(805年-?)便以《诫子书》为蓝本,将其中所蕴含的人生哲理与羊氏先祖的家规家训相结合,提炼总结出了“悬规、植矩、诒勤、师俭、有孚、谦益”十二字家规箴言。

羊氏家族的气质

时权豪之家多尚奢丽,续深疾之,常敝衣薄食,车马羸败。府丞尝献其生鱼,续受而悬于庭;丞后又进之,续乃出前所悬者以杜其意。

悬鱼之内涵

“悬鱼”作为阐扬中国古代廉政精神的典故,是羊续生平最具代表性的故事,结合正史的记载,它还具备更深层次的的内涵。首先,廉洁的背后,是清贫的生活。史书载其“敝衣薄食,车马羸败”,也就是说,衣着破旧,食物清淡,出行惟有疲马破车,只是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全无高官鲜衣怒马的奢华。妻儿来到任所,发现这位太守的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不足以养活他们,只能返回老家。所以他的廉洁,是扛住了清贫生活的压力,挡住了贪腐最原始的诱惑,尤为不易。

其次,羊续的廉洁,是家族的传承。从羊续往上推七代,代代都有九卿、郡守。成长于这样的显赫家族,羊续本人却“敝衣薄食”,他的家人也一样清贫。安贫乐道,是这个家族的传承。

再次,这个传承不仅仅是文字的灌输,而且是全方位、刻骨铭心的教导。身为平民,缺少诱惑,清贫不难做到,但作为高级官员,面对诸多的物质诱惑,能够风清云淡,必定是自小受到言传身教,才能时时刻刻保持一颗敬畏之心。一条鱼、两条鱼并非丰厚的馈赠,很难称得上“贿赂”,但风起青萍之末,在最初的细枝末节上把持住,防微杜渐,也就不难与贪腐绝缘了。羊续“悬鱼”看上去过于谨慎,但也体现了人生的大智慧。

羊氏家族的气质及传承

羊续所处的时代,已经是东汉朝政大乱之后,而在乱世中能执念如此,他的操守,确实值得嘉叹。而家族在此后一个世纪的动荡岁月中绵绵不绝、日臻极盛,世代传承的精神起了很大的作用。

与羊续同时的族人羊陟,和郭泰、范滂等当代名士,同列“八顾”之目,为一时之俊秀。为冀州刺史时,举发贪枉,整肃官场。后升任河南尹(京师行政长官),日常以干饭蔬菜为食,对豪族严加弹压,京师风气为之一清。羊祜无子,以侄羊篇为嗣。羊篇为官清廉谨慎,有羊续之遗风。自家的牛在官舍产犊,离任后,将牛犊留于任所,公私分明,绝不逾矩。西晋的羊氏家族刺史、太守累累不绝,俨然门阀士族,但仍以清廉传家,后世子孙深受其益。

以某一种精神气质传诸后代,是中国古代家族发展史上的共同现象。汉魏以来的大家族,政治地位普遍较高。但是政治地位只是最表层的东西,强大的文化基因才是有力支撑。而更深一层,则是一种家族气质。它往往可以从家族成员在政坛和生活中的表现,以及家规、家训中觅出线索。

羊氏家族的气质,是极度的谦和、谨慎、自律、低调,是历代所谓“循吏”的气质——循规蹈矩的“循”,也是循循善诱的“循”。“循吏”的内涵很丰富,《汉书·循吏传》是这样概括的:“谨身帅先,居以廉平,不至于严,而民从化”,也就是说,谨慎自律,为民作则,廉洁平和,不至严苛,则百姓翕然听命。其中“廉平”是核心内容,清廉是其中最直观的表现。羊续身上体现的洁身自好的作风,便是“循吏”之中的典型。其孙羊祜同样极其谨慎、雍容大度。他守御晋、吴边境多年,享有极高的威望,去世之后,双方人民皆为之落泪。

谦谨自律,做事规矩,做人低调,不求一时闻达、而追求长久平稳发展的气质,在西晋盛极一时的“务虚”之风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却合乎两千年来的主流价值。但凡能守住“廉平”之风的家族,后人总能承接先世的辉煌。羊愔所总结的十二字家规,就是先人对家族发展前景高瞻远瞩的写照。也惟有世世代代的坚守,才能打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魔咒,使家族绵绵不绝地传承下来。两千年过去了,家族已经开枝散叶,遍布四方,但几十代人蕴积下来的气质、精神力量和人生智慧,比起先祖的名声,更值得子孙守望。

(义门裘氏微信公众号)

2019年9月29日 19:27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