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绍敏:怀念父亲

首页    追忆    亲人    蓝绍敏:怀念父亲

清明将至,家里在商量扫墓的事。母亲已经准备了好一阵子了,家里折好的金银元宝有了很大的一堆。父亲离我而去十二年了。十二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他,特别是难忘他那慈祥的目光。

父亲慈祥的目光里包含对我无限的爱。老来得子的父亲几乎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我。交流中、谈话间,父亲的目光中总透出信任的爱、期待的爱、关心的爱。每天上下班,我都能见到父亲站在二楼阳台上对我的送迎,都能远远感受到他那慈爱的注视。

父亲逝世后,总觉得照片不足以表达怀念,便请雕塑家为父亲塑了一尊和真人差不多的铜头像。现在塑像就放在家里的客厅里,朝夕相处犹如父亲仍在我们中间。雕塑虽然可以做到形似神似,但就是再也感受不到父亲那亲切的目光了!

父亲对我的影响是全面而广泛的。好静不好动的性格、坚韧坚强的精神、宽于待人的品德、满足知足的心境,全部来源于父亲。因为我的身体里流着父亲的血,我的成长受到父亲的影响和教育。不一定期待去做大官,但立志做父亲那样的好人,是我一直的追求。

……

其实我没有享受过父亲的辉煌岁月。记事起,我们家已经从教授大楼被赶到了反修平房,我的成长笼罩着浓浓的政治歧视。但弱弱书生形象的父亲却教给我自信和坚强。

政治上的牛鬼蛇神,无法动摇父亲的学术地位。父亲对肝病的研究和治疗,为他赢得了广泛的尊重。马路上商场里,常常遇见治愈病人面向父亲感激的心颤抖的手,常常感受百姓对父亲的拥戴。

父亲是属于人民的!为人民做好事,不重金杯银杯只重群众口碑,这也是父亲留给我的精神财富。在那个年代,虽然红小兵共青团我都没能在第一批加入,但作为学生我总是最优秀的之一。

文革岁月中的父亲,政治上被歧视精神上受压抑,但肉体上并没有吃多少苦。多少父亲同时期的专家被批斗被毒打,但父亲仅受到过一些文斗而已。因为父亲待人亲和宽厚,学术上从不以权威压人,生活上处处关心同事和后辈。

父亲因胃不好,上班常常会带上母亲为他准备的饼干。父亲带去的饼干总是没吃早饭同事的救急早点,和同事们辛苦后的零食。父亲带去的茶叶也总是大家共享的。有时他的胃病犯了,却发现空空如也时,不仅不生气不发急,而是乐呵呵地说:挺受欢迎挺受欢迎。目光中总透露出长辈的慈祥。因此该批斗时没法恨他,有的只有尊重。

我工作不久,父亲退休了。因执行政策的差异,父亲同时代的医学专家有些仍在岗。职称、工资,父亲和他们相比都有了差距。不懂事的我,常在饭桌上说他吃亏的事,埋怨他的老实。父亲总是笑呵呵地说,我们家十个孩子,每人加一级总比别人强啊。他的眼里就从未有吃亏的感觉。

晚年的父亲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和我在一起。所以我婚后就一直和父母同住,也因父亲年老体弱的缘故,我放弃了很多赴南北京的机会。1998年组织上决定我赴如担当重任,此次面对父亲的期待和事业的需要,面对忠孝难以两全,我作出了艰难的决定。父亲虽不舍却支持, 他的目光中是期待。

今天去烈士陵园给父亲扫墓。这是十二年来家里坚持的传统。母亲早早就和大家约定好日子, 大家在这一天都会汇聚到父亲身边。儿子是新生代,但为了纪念爷爷也从南京赶了回来。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是全家的根,我们永远怀念他!

(江苏城市论坛微信公众号)

2019年9月29日 21:29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