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陈忠实先生

首页    追忆    师友    怀念陈忠实先生

陈忠实

 

吃过晚饭,妻子说去新城河堤走走。将妻携子到了新城。儿子骑着他的变速车如一只鸟儿飞过来飞过去,好不欢快。河堤上不少走路的人,像是将白天街上的人搬到了这里。姑娘似一朵朵跑着的鲜花从身边走过,就有一股香味钻入鼻孔。眼睛却是不敢胡睛,只看天边那一点渐渐下去的火烧云。河里蓄了水,好大一片水湖面如镜,有几只旧船浮在上面,像是浮了好多年一样。新城突然精神了许多,各色的花儿开着,河堤上的人也收拾的愈来愈像城里人了。河对面的半塬上有用霓虹打着的蓝田白鹿原几个字,晶亮的光反着河面粼粼的水面。音响超大音量的放着蓝田我的故乡,并有图案打在对面的塬坡上,一会儿是只美人鱼,一会儿又是四角兽,一会儿就有只鹿在塬坡上奔跑。而整个塬坡像一只神兽横卧在这天际之间,上面繁星点点,下面是粼粼的水面和熙熙攘攘的人群。白鹿原不再只是原上人的白鹿原,她这响亮的名字已经走出县城走向全国了。忽然就想起先生在今天溘然长逝,就有泪浸湿眼眶。

先生的书我只看过《白鹿原》,一是陕西作家多,二是在我有时间看书时先生的书还未获得矛奖,当是我在高中看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看白鹿原都是在十年之后我已上班且就在白鹿原上一个小小的公职人员,恰逢电影白鹿原上映,一片哗然,后又拍电视剧且建了白鹿原影视城,整日有朋友上来参观,我便拿起了先生这部被誉为宏大史诗的白鹿原,书上有先生的签名,说是先生來蓝售书时签的。待将书打开便一口气熬夜看完,接着又看了一遍,后来就放在床头了。才知道先生绝不是浪得虚名的,才知道先生的书旳确好看。

先生不摆阔,平易近人。在拍白鹿原剧作时他到白鹿原影视城,和一群当地老百姓聊的热火,他说话也是土话他说不了普通话。先生看起来很朴实,就和农村六十多岁的老人一模一样,我就亲眼见过几个和先生长的很像的农村人。在白鹿原影视城还有一间先生的办公室,但却是只见他来过一次,终于先生也没有等到电视剧上映的那一天。先生是灞桥西蒋村人,距离蓝田的孟村垣不远,可惜我没到先生的故居也是他创作白鹿原的地方去过。白鹿原成名后,有人说先生写的白鹿原到底是那块地方,是不是蓝田的白鹿原。但无论如何白鹿原影视城建在了蓝田的塬上,白鹿塬从此叫做白鹿原,白鹿原从此不再是塬上人的白鹿原,它火到了县城,火出了省城。所以说每一个塬上人每一个蓝田人都应该感谢先生。

先生享年73岁,想起老人那句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许亦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但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作家,先生已足够,他的白鹿原定会流芳百世,愿先生安息。先生就仿佛是他小说中的那只神鹿,轻盈的走过白鹿原,撒下绿色和希冀。

塬上曾经有白鹿,人间从此无忠实!白鹿千古!先生千古!

(幸福蓝田微信公众号)

2019年10月11日 19:58
浏览量:0
收藏